首 页 女性生活 法律在线 旅游新闻 星声星语 金融新闻 热透新闻 时尚新闻 社会文化 财经资讯 科技前沿

法律在线

大学生郑维罗:因一只狗意外让韩国总统牢底坐穿亲妈入狱18年

发布日期:2022-08-04 18:54   来源:未知   阅读:

  2021年1月14日,韩国最高法院,关于朴槿惠闺蜜门的最终裁决正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偌大的法庭内仅有稀稀拉拉几个观众,大都是记者与朴槿惠的忠粉,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女总统,还是没能逃过韩国总统下场悲惨的魔咒,在冷清的审判下走向牢房寂寥的二十二年。

  大厦倾塌的背后,不能不谈到郑维罗,这个二十岁的女孩,撕开了这场政治闹剧的第一个裂口......骄纵张扬,女凭母贵引众怒一张女大学生骑马的照片曾在韩国网络上广为流传。一个年轻女孩骑着一匹马,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这张照片却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韩国网友的众怒。照片中的马价值十亿韩元,是三星集团送给崔顺实的,照片中的女孩,正是朴槿惠闺蜜崔顺实的女儿——郑维罗。

  2014年,梨花大学的招生条件里出现了一个新的标准:马术特长生。恰恰在这一年,郑维罗以马术特长生的身份被这所韩国最高学府录取。此前,梨花大学体育特长生目录表中从未有过马术的选项,且简章中明确规定,申请体育特长生需满足的条件为,过去三年在全国及以上比赛中获得过铜牌以上成绩。郑维罗入学时,却并没有获得过什么奖牌。2014年九月,她入学后,第十七届亚洲运动会才在仁川开幕,郑维罗参加马术盛装舞步个人和团体项目比赛,就如此碰巧的获得了盛装舞步项目的金牌。入学前的资格认定是怎么预见到后面她会得金牌的,我们不得而知,同学也表现出怀疑,要求对郑维罗的入学资格进行筛查。

  面对同学对自己入学资格的质疑,这位二十岁少女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在意,她在社交平台上傲慢的回复:“要怪只能怪你父母,别拿我有钱有实力的父母说事,钱也是一种实力。”入学后郑维罗的行为更是让人大跌眼镜,作为学生,上课是最基本的任务,而她极少出现在校园里,出勤记录本上她的名字后面近乎完全空白。“大二上学期,郑维罗一堂课都没上过,交的结课作业也是满篇错字、脏话连篇。”梨花大学作为一座有着长期积淀的高等学府,严谨治学的老教授们从未见过这样跋扈的学生,一位任课的老教授难以忍受这位小太妹的荒诞行为,对她的长期旷课行为给出了警告处分。

  然而没过不久,这位老教授被调离任,其背后原因不言而喻。这个从入学开始便将最高学府规则放在脚下践踏的女孩,在权力的battle中又得了一分,从此所有老师噤声若蝉,选择明哲保身,闭眼为其打出高分。郑维罗傲慢的行径与太妹般的行为持续了四年,周围的同学与老师全都苦不堪言,期盼着赶紧离这个“小霸王”远一点,此生再也不见才好。毕业在即,面对着学校严苛的毕业要求,郑维罗拉垮的学习能力显然无法满足要求,她眉头一皱,便计上心头。

  为了顺利毕业,郑维罗动用妈妈崔顺实的势力,逼迫学校的体育系临时修改培养计划,由原来的学分规定改为校外比赛成绩认定,这个大学期间不学无术的小姑娘,就这样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凡此种种,引起了在校学生的极其不满,认为学校忽视学生权益,无视学生感受,单方面地败坏了学校名声,败坏了优良的学风,更有甚者,不少人堂而皇之的将女子高等梨花大学直接称为“顺实大学”,讽刺这座百年高等学府沦为勾结权贵的肮脏之地。

  情利交错,权力大厦现裂痕这么一个小小学生,究竟何以只手遮天,具体还要追溯到她的外祖父,崔顺实的父亲,崔太敏。崔太敏很早之前是日本殖民政府的警察,在日本殖民结束后,一度以跳大神为业,他曾做过牧师,还信过佛,并独创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理论:在墙上画一个愿望,目不转睛的盯着圆念咒,就可以治百病。1974年的8月15日,是韩国光复29周年纪念日。就在朴槿惠的父亲,时任韩国总统的朴正熙慷慨致辞之时,一声枪响,朴槿惠的母亲,彼时的韩国第一夫人陆英修中弹,命运弄人,观众席的刺客本想刺杀朴正熙,却意外的导致陆英修身亡。

  当时的崔太敏已是个小有名气的牧师,为了祭奠死去的妻子,朴正熙邀请他前去为遇害的妻子超度并朗诵佛经。崔太敏就这样凭借着鬼神之道与总统一家结下深厚的情谊。有一天,崔太敏声称收到陆英修的托梦,他对朴正熙说,陆英修在梦中拜托他,请求他照顾好他们的女儿。母亲遇刺时,朴槿惠才刚满22岁,她放下法国的学业,飞回父亲的身边。刚刚失去了母亲的她悲痛欲绝,万念俱灰,崔太敏便让女儿崔顺实时常出入朴槿惠家,对她进行心理疏导,听她倾诉,陪她玩乐。就这样,崔顺实与朴槿惠在一来二去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朴槿惠由衷地称这个大她四岁的女孩为“姐姐”。

  两个年纪相仿的姑娘日渐惺惺相惜,对于朴槿惠而言,崔顺实是陪伴她走出丧母阴影的精神支柱,是胜似家人的朋友。而崔太敏却不这么想,崔太敏认为朴槿惠优越的政治出身倘若加以引导日后必定可以成就大事,于是全力她进入政治领域。作为“大韩救国宣教会”的创始人的他,坚定地将朴槿惠推上“新心奉仕团”,一个救国女性服务团的名誉总裁的位置上,给她的政治仕途增加砝码,而崔太敏自己担任总裁,一时间声名鹊起,大敛钱财。

  事实上,朴槿惠并不是个擅长从政的人,她的儿女情长色彩太过浓郁,不够果断,这从她日后执政的各种做法中可以窥见一斑。1979年应该是朴槿惠回望几十年人生路中最为灰暗的阶段之一。这一年,她的父亲朴正熙还是没能逃过被暗杀的命运。父亲遭遇刺杀后,原本潜藏在水面下的权力争夺浮出水面,她的身边也充斥着刀光剑影。其后上任的新总统金斗焕没收了朴槿惠家里的所有财产并将她无情地驱逐出青瓦台。

  高高在上的韩国第一女儿一夜之间成为身无分文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朴槿惠难以承受这样的落差,备受打击,意志消沉。旁人都避她不及,崔太敏舍不得长期以来压在她身上的砝码,况且长期以来崔氏父女已经和朴槿惠的名字紧紧连接起来,只能选择继续扶持她。崔顺实也在闺蜜情分与父亲的立场双重考量下选择继续坚定地支持朴槿惠。她安慰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东山再起的。”看着崔顺实的微笑的脸,朴槿惠并没有多想,只是感动于崔氏父女的不离不弃,朴槿惠心里的最后一丝丝火苗又闪动起来。痛失双亲的朴槿惠不得不离开青瓦台。

  而崔太敏,抓住了这个机会,在朴槿惠最孤立无援的时候,成为了她的支柱,为她提供人力和资金支持。患难中的开导和照顾,让崔太敏逐渐成为朴槿惠的“精神导师”,支持着她一步步靠近自己的梦想。几十年过后,2006年5月20日,重新踏入政坛的朴槿惠在地方选举日准备登台演讲,与崔太敏的支持密不可分,崔太敏的女儿崔顺实,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朴槿惠最信任最亲密的人。2012年12月,朴槿惠当选为第十八届韩国总统。从父母双亡一无所有的小姑娘,到如今呼风唤雨的国家最高领导人,朴槿惠温和而冰冷的含笑背后,离不开崔氏父女的影子。

  牵一发而动全身,覆巢之下无完卵郑维罗的父亲是郑润会,崔顺实在1995年和郑润会结为夫妻,在2014年离婚。然而这段婚姻并不似外界看起来那般美满。郑润会曾担任朴槿惠六年亲身近侍,甚至曾经传出过绯闻。丈夫与最好的闺蜜被外界称为“情侣”,在常人眼里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而崔顺实却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郑维罗大学期间,崔顺实与丈夫离婚,丈夫这张在总统面前的好牌没了,崔顺实不惜将自己曾经的情人车恩泽推给好闺蜜,毕竟相对于“对欲望和权力的执着”,男人对于崔顺实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郑润会车恩泽倒也争气,不负众望地成了朴槿惠政府经济推进团的团长,并身兼文化隆盛委员会委员一职。崔顺实的势力不断蔓延,总统闺蜜、情人高官,权力的大网看似布设得天衣无缝,却独独忽视了家里女儿——郑维罗。长期以来,崔顺实忽视了对于女儿的教育,过分的骄纵让郑维罗自青春期以来便蛮横的不可一世。受到母亲的耳濡目染,郑维罗的情感生活也乱得一塌糊涂,十八岁时便怀了当时男友的孩子并偷偷生下。目中无人的郑维罗对于母亲的小情人们更是嗤之以鼻,不仅打心底里看不起,在行为上也表现得淋漓尽致。崔顺实离婚后,内心极度寂寞空虚,时常出入于酒吧,企图用酒精填满空虚的内心,高永泰就这样出现在崔顺实的生活里。高永泰高永泰是酒吧的一名侍应生,由于出众的颜值引起了崔顺实的注意,曾经做过职业运动员的他身材健硕,体贴入微,赢得了崔顺实的芳心。崔顺实告诉他,只要他能和自己在一起,就可以满足他想要的一切愿望。就这样,高永泰成为了崔顺实的新情人。搞定了老妈,搞不定女儿。高永泰在郑维罗这里屡屡碰壁,这个小姑娘将高永泰视为保姆,整天对他呼来喝去。碍于崔顺实,高永泰在明面上不可能和她鱼死网破,只能在私下暗暗较劲。郑维罗喜欢狗,在家里的别墅养了不少只宠物狗,每每准备出去玩,郑维罗便使唤高永泰帮她照看。

  有一次,她就像往常一样,将宠物狗交给高永泰照料,并嘲讽了几句,高永泰心里憋屈得不行,便一怒之下将她的狗关了一天。在外面玩了一天的郑维罗开开心心的回家后,发现心爱的狗狗精神状态不对,便找来高永泰对峙。知道真相后的郑维罗怒火中烧,对着高永泰破口大骂。与此同时,崔顺实在外面结识了新的男人,对高永泰也是日益冷落。面对着这对母女的压迫,想到自己作为崔顺实情人的地也岌岌可危,高永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决定和她们鱼死网破。他趁崔顺实不注意,偷了她的电脑,发现了大量机密资料,甚至包括了总统竞选的演讲稿。

  2016年10月,眼看着与崔顺实的关系越来越僵,高永泰向电视台爆料,声称崔顺实最大的爱好便是审阅总统的演讲稿。一石激起千层浪,一国总统竟然将交给他人过目,韩国民众的愤怒情绪如奔涌的浪潮,一浪接一浪地扑向朴槿惠,以及她背后的闺蜜崔顺实。事情像揭伤口一样,一点一点揭开来,2016年11月,韩国检察院对朴槿惠和崔顺实进行了司法调查。崔顺实曾为了郑维罗威胁清潭高中、开除梨花大学教授的恶劣行径也被扒出来,舆论一片哗然,愤怒的舆情像洪流般聚集,最后汇于总统身上。总统成为最大的发泄出口,铺天盖地的怨气扑向朴槿惠。

  2016年11月3日,崔顺实因滥用职权罪逮捕了崔顺实,12月9日,韩国国会以234票赞成通过了朴槿惠弹劾案,朴槿惠也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二位遭弹劾停职的总统。这对姐妹双双受到法律的惩戒,等待着命运的审判。崔顺实的女儿郑维罗见势不好,连夜逃出国门。远走丹麦,红色通缉遭引渡2016年12月底,圣诞节刚过,奥尔堡市到处洋溢着一片红色喜庆的祥和氛围。郑维罗的这个圣诞节过的却并不顺心。12月27日,韩国警方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对崔顺实女儿郑维罗发布的红色通缉令。

  妈妈的闺蜜遭弹劾,妈妈也成为阶下囚,面对人生的重大变故,郑维罗有些许的茫然。这个女孩似乎并没有接触过茧房之外的世界,她可能也想不明白,怎么生活一夜之间变得天翻地覆起来。在丹麦的她不复国内优渥的生活,每天生活在紧绷的状态里。可这时的崔顺实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无力再为女儿遮风挡雨。

  2017年1月2日,郑维罗在奥尔堡市郊的一处住宅被警方拘留,并被延长监禁长达四周。韩国驻丹麦大使馆的大使探视了郑维罗,并传达了韩国政府要求她上缴护照的行政命令。3月17日,丹麦检方决定将滞留在丹麦的郑维罗遣送回国。5月30日,郑维罗从丹麦出发,坐上了归国的飞机。飞机厚厚的舷舱关闭时,她看着来自丹麦的最后一缕阳光被阻隔在外,飞机里一下子昏暗下来。

  郑维罗的心里无比忐忑,她害怕面对,却又被命运往前推着不得不面对。享受过权力顶峰的任意妄为,也该担得起大厦倾塌砸下的沉重砖头。抵达韩国时的郑维罗面上早已不复曾经的跋扈模样,反倒是带着几点愁容和惫态。她低着头,帽檐压得低低的,看不清表情。郑维罗加快脚步穿过人群滚烫的目光。坐在审判席上,无论检方无论问什么,郑维罗都是一句话,我不知道,是妈妈让我这样做的。被问到那匹曾经引起众怒的价值不菲的马,郑维罗也是一脸无辜:“那是三星送的,其他的我不知道,是妈妈让我骑的。”

  无罪释放,顶尖学府马术明星泯然众人2017年6月3日,经历了被捕、遣返、问询种种,郑维罗被无罪释放。同年,朴槿惠遭弹劾下台,被移送至看守所,后被判了22年的刑期,她的母亲崔顺实也被判了18年。梨花女子大学苦郑维罗已久,教授、学生以示不满,希望为那位因郑维罗被辞退的老教授讨个说法。迫于舆论压力,梨花女子大学的校长引咎辞职。

  教育局通过对清潭高中的调查,发现郑维罗高中课业并未达到毕业要求,取消了其高中学历,而因不满足入学资格及学历也被梨花大学取消了学籍,郑维罗一下子从“国内知名大学特长生”跌落至仅有初中学历。如今的郑维罗已是泯然众人,不复母亲的隐蔽,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学历的她该如何自处,我们不得而知。大概没人记得,当年国际马术联合会的官网上,郑维罗曾在个人页面上写下她的愿望:想要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马术比赛。

  • 上一篇:黑龙江省交投集团打响成品油自营销售第一枪
  • 下一篇:沙漠高速 绿色长廊
  • 网站首页 女性生活 法律在线 旅游新闻 星声星语 金融新闻 热透新闻 时尚新闻 社会文化 财经资讯 科技前沿